記住我的帳號

報名表下載

New Document
太平區 板橋區

 

真佛宗太平雷藏寺.板橋同修會-主選單

真佛宗太平雷藏寺.板橋同修會---主選單

法語精華-不失本源法脈

人氣169

 成立「世界真佛宗宗務委員會」,主要是將來「真佛宗」,必須要有一個符合現代化的組織。

        師尊本身是追求自然,世界各地分堂跟雷藏寺,弘法中心都是讓他們自己管,師尊是不理管的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師尊崇尚「老子」的思想,是「無為」,用這方法,不去做,他自然就要做,這是沒有管理方法的辦法;不像其他的宗派,他們有管理、企業化,更有分組化。   

 

        師尊常說:「盧師尊只是一個弘法的人,不是管理的人。」

 

 「精神領袖」看是很崇高,師尊是自然的人,不願當什麼領袖,也不願管理,只是按道理來說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人間有道理,天上有天理,地有地理,人有「人理」。師尊依照天、地、人,自然的道理去運作,大家自己管理自己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每一個「真佛宗」的弟子,自理自己的心,分堂、雷藏寺,是要以自己合理的法規管理。老子的思想,天下萬物都是自然形成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在山野裡植物生長茂盛,有的出自荒山野地,它是自然美妙,非常青翠。各地的山水,應該怎樣山形水流,那都是自然而成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師尊的想法,不要有刀的痕跡去管理,經過多年來,我們宗派的發展,自然形成一種景象,情況也算不錯的,也是好的現象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但是我也想到未來,人生有多少個秋天?應該趁著自己還在的時候,建立健全符合現代化的組織;集合所有上師的智慧,一齊處理所有宗務的事情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走的時候,就會自然。因為有「世界真佛宗宗務委員會」在負責,自己會輕鬆一點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假如我整個人都不見,突然間消失沒有,那實在是不太好的事情,自己感覺責任還在。所以成立「宗委會」,主要是責任的問題。

        個人的英雄主義,在現代是不合宜,現在講求團隊精神。師尊也想到,將來宗派裡會否有分裂的現象?其實分裂也是一種緣份。   

 

        釋迦牟尼佛在世的時候,就有分裂的現象。佛陀一圓寂,「部派佛教」就顯現出來,就分成「上座部」、「大眾部」。「大眾部」又分成十多個部派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上座部」是保留釋迦牟尼佛,以前弘法的精神生活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大眾部」是屬於佛教的改革派,崇尚新的生活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原始佛教,在佛陀時代,就已經分裂了。每一個大弟子中,都是分裂的,並不是團結一致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像大迦葉和阿難尊者,彼此間經常有摩擦;所以大迦葉才「離家出走」,祂少跟著佛陀的僧團,當中就有分裂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們看現代的密教,就可以明瞭,簡單舉例白教的「噶舉派」,它有四大、八小。白教就有四大派和八小派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有「香巴噶舉」、「止貢噶舉」,很多的傳承,現在還有「白玉傳承」……通通都出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分裂也是緣份,將來人分出去,樹會長大,一定會分開枝葉;只要這枝是同一宗脈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    我們成立「宗委會」,就是希望它成為主脈,然後分枝出外,但是不要把主脈跟枝折斷;斷了,力量就小。

        人和人之間,也是有緣份,上師出外弘法,他自然產生個人的攝召力。師尊甚少出外弘法,只是過著自己的生活;因為明白人生是短暫,任何事情有起頭也有終尾,有生必有死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在我後半生,希望盡自己的義務,把大的責任交給「宗委會」;盡小部份的弘法義務。其他的時間做自己的事情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想回到從前自然的我,耳朵裡不再聽到那個堂失火;那弟子家裡偷竊等等……

        很多大小的事情,以後歸「宗委會」處理,師尊的法輪已經轉了,現在該到上師法師們轉更大的法輪。

        以後,師尊做私人的事情,例如寫詩、或當報社的編輯、或是閉關、寫自己的人生論文,過自己的生活,以往的已過去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也希望「宗

委會」,能夠統合「真佛宗」所有的力量,變成團隊的精神。

        事實上,大家團結一起不分開,那是不可能。因為整個地球,到處都在喊著獨立。你想統合,人家不「統」。

        為什麼?因為他寧可當雞頭,不願意當牛尾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將來我們六十位上師,還有幾百位法師,每人都要強出頭。每個人將來都是想:「我何必給誰管?大家一起都是平等!我就出來號召好了,另外自創宗派吧!」

 

        師尊認為這是很有可能的!但是行者要緊記,最好是主脈不要拋棄。

 

        你不能說:「這宗派創立以後,這些法都是自己就有,是從天上掉下來。『真佛密法』我以前完全沒有學過,是天上掉下來給我的!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所以應該有一個團隊,合理的管理辦法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能夠留在娑婆世界多久?佛菩薩還沒給我「預告」;我心中差不多知道,但也是變來變去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以前,觀世音菩薩就跟我說清楚了;但是,有一次衪通知我,時間延長一點;最近又知會,回到原來的時限,所以也會變異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現在我也不敢保證,說那一年「走掉」,只想自然一點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事實上,宗派的宗務愈來愈沉重,單靠個人「無為而為」是不可以,還需要現代的企業管理的方法,才是可以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每一個人都有他出家的因緣,師尊出家因緣是佛菩薩註定,觀世音菩薩說我四十三歲的時候出家。結果偏偏到那時候,突然間,有很強烈要剃度的感覺,結果便剃度了。

        這是很早以前,祂就跟我指示了。而且師尊心中,有一個誓願,是生生世世度眾生。另外,還有一個誓願,只是心中想沒說出來,就是「生生世世要出家」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這一生中,我覺得活到現在,很快樂,就是出了家後,更是快樂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看這世界,跟別人的不同,佛經說娑婆世界是苦海,師尊出家後,我發覺這世界不苦,反而是美好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每件事情發生,雖然是負面不好,在師尊看來,郤變成好的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每一件事情,都有它的光明,我看山看水,我看每一個人都很美,每一個人都是菩薩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不管是否晴朗的天氣,都是很好。下雨的時候,就把它看成詩情畫意,甘露水從天上灑下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尤其是晚上睡覺的時候,聽雨聲容易入眠。就算批評你的,我們都認為是一種加持,是在告訴你應該更要謹慎。

       每個人都是一種光,他也照亮我們行者,若明知加害你的人,你也要知道他有他的光明、義意、他的思想和念頭。你去研究他,從那處就可以得到加持的力量。我們不能心中怨恨他人,又或是想去害人。行者心地要光明磊落,心中要有光。別人的光,不管是怎樣,他都是給我們一種啟示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看看人生百態,就覺得好玩;人生是一齣戲,有生有死;有開始有結束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把它看成戲,你就會放得下。不會爭執、不會搶、不會奪,只有雄心,想要負應有的責任,而不是野心要霸佔全世界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以前師父教「做好每一件小事情,就是做大事」。不一定要當「真佛宗」的精神領袖,也不一定要很多的侍者,以後師尊退隱,一個人入山到山頂,一個人思想,一個人看水看魚,也是可以的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這世間你要放下看破,放得下你才會自在。若看不破,你就操勞到死。「禪」也是教我們看破、放下、自在,天天在教,你就是學不會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人生的過程,就像一個弧度。有最高的地方,然後它會往下走,任何東西拋出來,到了高點的時候,它會往下跌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最燦爛的時候也會歸於平淡;流星發光後,它會變成碎石,從虛空中掉下來,人生就是如此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因此,你懂得珍惜自己的時光,好好的修行,而不是爭名。

        行者要做什麼?要做輝煌的名?要蓋多大的雷藏寺?

        你要把「真佛宗」,變成世界性的宗派,這倒是不必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現在看你心中是否有光?是否修出成就?是否真的得到自在?這是比建立宗教王國還重要的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將來師尊圓寂,我躲在旁邊偷看你們怎麼做。

        天天去募款,要做多少金身,屋頂、牆壁、大殿內、地下室也是金身,到處都是……,不能說每尊多少錢!

 

        就算你用盡所有的方法募款,雷藏寺蓋得很大,都是沒用的,試問你:「心中有佛麼?」「心中有光否?」

        「光明、真理」是最重要,其它的,都是不值得留戀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世界真佛宗宗務委員會」是希望「真佛密法」的光芒,永遠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 師尊是真正得到「大樂光明」,沒有事情讓我憂慮,煩惱也是沒有。

        嗡嘛呢唄咪吽。

 

        蓮生活佛開示

        11/01/97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草化子整理/釋蓮蹻上師校正

 

人氣16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