記住我的帳號

報名表下載

New Document
太平區 板橋區

 

真佛宗太平雷藏寺.板橋同修會-主選單

真佛宗太平雷藏寺.板橋同修會---主選單

植物人的夢幻

人氣467
林若宜 - 封面故事 | 2009-11-25 19:03:19

修行淨心須趁早 

 
   
 
 


   原來植物人,表面上躺著如植物一般,但腦海方寸之地,仍然是頃刻萬緒。植物人不知自己是奄奄僵臥之人,與世人何異?

■文蓮生活佛 

     

應邀請去探視「植物人」之病,那是一家大醫院的單獨病房,病房甚大,窗明几淨,可以顯示這位「植物人」的富貴身份。病房內的儀器甚多,我看見灌營養食物的管、抽痰的管等等。

請我去看「植物人」的人,是「植物人」的長兄,有二個身份,一是高官,二是企業界的龍頭。他的弟弟是因為中風,腦部缺氧,而成了「植物人」,他的弟弟在官商二界,也是叱吒風雲的人物。

我因為《靈仙飛虹法》中有一「治腦中風符」,又曾經有人腦中風,此符一下,便復原了,因此,這位高官兼企業龍頭便來請我。

我到醫院一看是植物人,便問:「躺多久了?」

他答:「近一年。」

「植物人比較難痊癒,」我說。

「醫生也如此說。」

「我看只有拖而已。」

「醫生也是這樣講。」

「只剩奇蹟了。」

「所以我們請盧大師來看看,有救否?」

我不答話,睜開眼,看了一會兒。

我沒有畫符。

 只是在「植物人」的四周做了一下「結界」,是「金剛牆」的結界;但,還是在金剛牆留了一門。

當我睜眼時,我看見「植物人」的夢幻:

有五、六位鬼物,列隊從「植物人」的頂竅進入他的腦海之中。

植物人在腦海「餐廳」辦酒宴,五、六位鬼物列席,化為商界友人,與植物人探討生意經。

「可購該區建大商場。」

「可建豪華宅第,名仕大樓。」

「可淨賺八成。」

五、六位鬼物及植物人在其腦海中,照樣飲饌,開威士忌及香檳,連連豪飲,植物人飲得酒醉茫茫,昏天暗地,五、六位鬼物走了,植物人忙喊:「司機,司機,司機呢?」

司機趕來,把植物人抬上車,載回家中,這夢幻也就近尾聲了。

我看見植物人吃得酒足飯飽,還吐了一些,這些全是植物人的腦海夢幻。

其二:

我看見一位女鬼又由頂竅,進入植物人的腦海之中,這女鬼化為一位社交名媛,正是植物人心儀的對象,兩人親熱起來。

這女鬼化成的社交名媛,艷色動人,儀態萬千,一下子成了苗條的白色肉蟲,植物人也成了肉蟲。

四條腿交纏在一起,口對口,舌捲舌,二條肉蟲在寬大的床上翻滾。

一時之間,雲雨巫山十二峰,直至露滴牡丹開。

植物人在夢幻中,疲懶而起,腳步踉蹌,對名媛說:「給你一顆大鑽石。」

名媛說:「鑽石不要,我要一層樓。」

植物人答:「給、給、給。」

女鬼自去。

夢幻至此止。

其三:

植物人在豪宅中的游泳池游泳,忽有人來報:「你被提名總統府顧問。」

「很好,給車馬費。」

不多時,又有人來報:「爭取總統府顧問又有多位。」

「怎如此?」

「要多些錢,給關係人。」

植物人說:「是要給錢,就說是災款,這個虛名也不錯。」

植物人當上了總統府顧問,在總統府給顧問證書,植物人衣冠修潔,西裝筆挺,皮鞋擦得很亮,植物人同總統握手。

植物人的總統顧問,雖不是正式的官,但,光耀鄉里,光大門楣,是可以了。名片一掏出來,總統府顧問,嘿!嘿!嘿!自然是名仕中的名仕。

植物人在夢幻中有了微笑,嘴角掀一掀,也算是淒涼的笑靨。

其四:

又有二鬼化為債權人,代表債主們,由腦門進入,向植物人討債。

植物人曾經營一家公司不善,將公司掏空,讓債權人哀哀大叫。原本植物人的產業是可以抵償債物而有餘,但,他不還就是不還。

二位債權人商討沒有結果,非常憤怒。

植物人亦甚怒:「無賴要錢,豈不知我是總統府顧問,我打你們。」

三人打成一團。兩敗俱傷。

我還看見「動物靈」進入植物人的頂竅之中,這些夢幻更加的奇怪了,可算是顛顛倒倒,倒倒顛顛再迷離,再古怪的夢幻均有。

根本無法細述之。

這時候我才知道,原來植物人,表面上躺著如植物一般,但腦海方寸之地,仍然是頃刻萬緒,世人從來也不知道,以為當局者只沉沉寂寂,必然無知無覺,與世無爭了。

但,我旁觀者視之,則是非常可笑,一個毫無作為的人,仍然在方寸之地,爭爭爭、衝衝衝,又飲酒作樂,又爭名奪利,植物人竟不知自己是奄奄僵臥之人,與世人何異?

植物人的夢幻,算不算是一個法界?如果夢是法界,植物人的夢幻,自然也是一法界了。

我竊笑植物人。

鬼當然也竊笑植物人。

鬼還是去作弄植物人呢!

這些須臾之人值得同情,更值得同情的是,已是植物人,尚不知命在旦夕,仍然好名好利,鬥爭不休,豈不令人感慨萬千。

植物人的長兄,問我:「有奇蹟嗎?」

我答:「一善也無。」

我再說:「連夢幻亦無一善,如何會有奇蹟?」

我出醫院大門,見「死神」進入。

我說:「不過兩三須臾,自斃矣!」

果然,植物人不多久,便死了。 

賦詩一首: 

戶外人聲沸騰

戶內人鬼共寂寥

全不知自己蹤跡行何事

歲華已少 

還是少年歌與酒

還是風流人物

還是爭著權與位

仍然懊惱 

只剩我這明眼人

已覺秋聲葉零飄

同是須臾

修行淨心須趁早 

【資料來源】《見神見鬼記》,P114~120,大燈文化出版,20067月,初版二刷。

人氣46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