記住我的帳號

報名表下載

New Document
太平區 板橋區

 

真佛宗太平雷藏寺.板橋同修會-主選單

真佛宗太平雷藏寺.板橋同修會---主選單

最後的一刻

人氣511
林若宜 - 封面故事 | 2009-11-25 19:05:28

死後尚有中陰身 

 
   
 
 


   我的三昧元神,依附在香火梟梟之上,仔細看著這位弟子的「彌留」……

■文蓮生活佛 

     

我出了元神,在「三昧」中,到了一位真佛宗的弟子家,只見弟子家甚忙碌,人來人往,都是在準備「後事」,我一看床上,躺的正是弟子。

既然來了,則安之,我的三昧元神,依附在香火梟梟之上,仔細看著這位弟子的「彌留」。

弟子全身的氣,從足下升起,在足部停留一段時光,我觀看地弟子的足。

原來他的足有過失:涉足於煙花柳巷,又曾在田梗之地踩死許多蟻、蟲、蚯蚓……

最後他憑「清淨咒」、「往生咒」的功德,使到了生殖輪,這時雙腳便死了。

在生殖輪處又在衝撞:在他年輕時,因常耐不住性欲衝動,曾在煙花巷中,留連一陣子,十年一覺楊州夢,留得青樓薄倖名。

又曾有一次,他受不住同事之妻的引誘,與同事之妻有了越軌的行為(通姦)。

於是,他在生殖輪處,差一點點就過不了關,幸好他參加拜懺多回,真心懺悔,借「水懺」、「梁皇懺」之力度過了生殖輪。

這一度過生殖輪,生殖輪就死了,於是來到了臍輪。

臍輪又衝了一陣子,原因是他的口腹之欲很重,他大口喝酒,大口食肉,喜食「活魚料理」(沙希米),又喜食「活蝦」、「活蟹」、「活狸」、「蛇膽」、「牛寶」、「鮑魚」、「烏魚子」……

他仗著「文殊往生咒」,便度過此難關。

這臍輪一過,便來到了心輪,於是下半身全死了,但,心輪這一關卻不易通過:

  一、他嫉妒賢者。

  二、他害過人,誣陷別人。

  三、他心量狹小。

  四、他貪心錢財。

  五、他動不動瞋心太重。

  六、他好名。

  七、他憎厭比他好的人。

  八、他固執。

這心輪一關,令心懊惱煩躁,如同在油鍋沸騰之中。非常難堪之事,從童稚之年至今,或已忘卻之事,一一湧上心頭,甚至考試作弊、與同學打架、偷父母的錢、偽造證書、做偽證……全部如電影一般,演了出來。

有一回,他與人打官司,他還請惡法師下「降頭」,詛咒當事人及對方律師,全部死光光。他的心輪這一關,非常難堪,就這件往事,就令他過不了心輪這一關卡。

幸好,他年齡稍長,知昔日所為,是大錯誤的,堅定了向佛之心,每有過失,則長跪在觀世音菩薩之聖像前,含淚披露。

在心輪艱難度過之時,只見觀世音菩薩撒了楊柳枝,滴了幾滴淨水。

觀音菩薩妙難酬 清淨莊嚴累劫修

三十二應遍塵剎 百千萬劫化閻浮

瓶中甘露常時洒 手中楊柳不計秋

千處祈求千處現 苦海常作度人舟

這心輪,他憑「觀音力」度過;這熱氣縷縷便來到喉輪。

喉輪竟也卡住了。

原來他批評過聖者。

也在疑念叢生時,罵過自己師父。

隨著他人毀謗師尊。

但,他又修師尊的「上師相應法」。

我在香火梟梟之處,搖了搖頭,唉!眾生難度矣!

我說:「算了!算了!過關吧!」

這位弟子乃覺自己熱氣,穿過喉輪,進入腦海,和眉心輪的主人合為一處。於是,從頂竅,出了肉身,這時肉身才全死了。

弟子的中陰身從頂竅出來後,渺渺茫茫,隨著意念而轉,他看到自己的肉體已死,想再鑽入肉體中,卻鑽不進去,肉體器官已壞了。

他看見自己親人的悲悽之狀,於心不忍不捨,卻無可奈何,想多親近他們,他們絲毫不覺。

他漂泊到一城郭,見祖先親人均在此城郭,祖先們迎接他,他猛然清醒,此是冥界。憶起師父之言,祖先來迎,不可受,便合掌念了一句:「南摩阿彌陀佛」。祖先親人皆不見了,城郭也不見了。

他在郊外,遇見一群冤親債主。

有的大叫:「還我命來!」有的大叫:「還我錢來!」有的大叫:「還我清白!」

這些冤親債主,手拿刀持仗追殺於他,他大駭,趕緊逃,但冤親債主苦苦相迫,他逃無可逃,回首念了句:「南摩阿彌陀佛」,這些冤親債主才不見了。

他又看見一巨人,窮凶惡極的追他,他也逃,逃到一岩洞,想鑽入躲這巨人,此時又憶起,一鑽入岩洞,便入胎,可能是六畜卵生之胎;不敢入,只好又念佛,這巨人又不見了,岩洞也不見了。

他很徬徨,不知往何處去才好,忽然想起師尊蓮生活佛說的,速赴雷藏寺,或赴堂,或赴同修會。

他念頭才生,已到了雷藏寺。

雷藏寺有護法神守門,他被阻。

護法大喝:「是何人?鬼鬼祟祟。」

他答:「蓮花xx。」

「皈依何人?」

「蓮生活佛盧勝彥。」

護法讓他入寺。中陰身要記住法號及皈依師之名號。

他看見殿宇華好,佛菩薩尊尊莊嚴,金光閃閃,香火梟梟,心中始安些。

再看見同門聚集同修,奉請根本上師蓮生活佛,持蓮花童子心咒,蓮花童子降壇城中,大白光芒迸射,令人張不開眼。

他合掌,念「嗡‧古魯‧蓮生悉地‧吽。嗡‧古魯‧蓮生悉地‧吽。嗡‧古魯‧蓮生悉地‧吽。」只這三聲。

蓮花童子放光三度,攝入這位弟子,往生「摩訶雙蓮池」去了。

我寫一詩:

死後尚有中陰身

活者死者悲淒無益處

就算少年歌酒

也化天涯淪落客

 

懊惱的業障

心胸太窄

九牛之力始出來

出來飛散

多少冤業來破壞 

幸憶佛咒

還回雷藏寺

才脫困厄與塵埃 

【資料來源】《見神見鬼記》,P136~141,大燈文化出版,2006年7月,初版二刷。

人氣5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