記住我的帳號

報名表下載

New Document
太平區 板橋區

 

真佛宗太平雷藏寺.板橋同修會-主選單

真佛宗太平雷藏寺.板橋同修會---主選單

食衣住行都是禪

人氣612
林若宜 - 封面故事 | 2009-11-26 19:43:12

頑空 

 
   
 
 


   投入,順應自然,得不得不放於心,這才是禪。

■文蓮生活佛 

     

有一家人來求助我,原因是他的兒子程樹仁因為跟隨一名禪宗老師學佛,學到最後,走了樣,跟往日完全不同了,變成了兩個人。他們告訴我,程樹仁以前做事很積極,現在是什麼都不做,懶懶散散的。

我去了他們的家,去看程樹仁。

還好,程樹仁一聽是我盧勝彥要來見他,他還點點頭,一般來說,他是誰也不見的。

程樹仁說:「開悟了。」

「開悟什麼?」我問。

「一切皆空。」程答。

「你現在已開悟,那做何事?」

「既然一切皆空,又何必做事?」程答。

「你不想賺錢?」

「錢,哈哈!錢又帶不走,賺錢做什麼?」

「你不想將來結婚生子?」

「夫妻本是同林鳥,大限到來各分飛,兒孫自有兒孫福,不為兒孫……做馬牛。這話你可聽說?」

「你不想拿博士?」

程樹仁答:「人間虛名。」

我看程樹仁衣衫不整,神情萎頓,不時有氣無力地打著呵欠。

我問:「你身體如何?」

程答:「軀殼四大假合,木是一無所有,我又何必為軀殼費心思呢!」

「你衣衫不整?」

「衣服虛飾,我重視真實,不重視虛假。」

談話到此,我知道問下去,所有的答案都是一樣的,也就不用再問了。

修行到這種境界,有一個名詞,就是:「頑空」。

在從前,很多西方人學習東方的禪學,在一知半懂之下,走入歧途,就是變成「嬉皮」、「龐克」。他們學到了衣衫襤褸,怪模怪樣,孤獨流浪,像動物一樣吃喝拉撒。嗑藥,吸大麻,反正人生是一場大夢幻,不做事,懶懶散散……。

程樹仁的家人問我怎麼辦?

我答應跟程樹仁再談一談。

我問:「你吃飯嗎?」

程答:「飢來吃飯!」

「吃誰的飯?」

程樹仁怔了一怔,答:「當然家人的飯!」

「他們欠你?」

程無言以對。

我再追問:「家人要養你少,養你到老,養你到死,你無所事事,對嗎?」

程不答。

「你這樣的生活和死又有何不同?」

程樹仁低頭。

我告訴他:

「學禪的人,不是學到如『枯木死灰』」就是開悟,禪是活活潑潑的生活。禪學者明白人有生死,物有盛衰,無得無失,這都沒有錯,但是,禪學者是順應自然之道,投入的去生活。」

「如何生活?」程樹仁問。

「食、衣、住、行,都是禪。」我說:「究其根源,我們的食、衣、住、行,都要感恩,以感恩的心來受,以感恩的心回報,這是我們該做的事。」

「你不覺得做了是白費嗎?」

我反問:「不做難道不是白費時光嗎?」

他啞口。

我說:「投入,順應自然,得不得不放於心,這才是禪。」

程樹仁沉思。

最後,我聽說程樹仁得救了,他拿到了博士,服務社會,他臉上有了陽光,有了禪。

【資料來源】《虛空中的孤鳥》,P69~72,大燈文化出版,20034月,初版二刷。

人氣612